以科学化考核促智库高质量发展

    发表时间:2019-02-27 08:34 内容来源:经济日报

      当前,许多机构纷纷开展对于新型智库的第三方评估,发布种类繁多的智库排名。由于智库功能边界的柔性和智库参与的主动性有所不同,导致第三方评估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信息不对称,评估结果难免出现偏差。智库主管部门应针对智库边界的柔性特征,探索建立相应的质量考核体系,规范新型智库的发展秩序,以科学化、差别化的考核促进新型智库高质量、专业化发展。

      新型智库机构边界具有多重柔性

      智库研究的特点决定了智库机构的开放性,需要在实体智库外开辟一定的柔性空间,借此实现与基础理论研究和实际工作部门研究力量的协同。新型智库边界的柔性主要表现在:

      一是功能边界的柔性。新型智库具有咨政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重要功能,一方面,由于大部分智库机构和人员尚未独立,部分智库人员具有双重或多重身份,导致部分智库机构功能边界不清晰。另一方面,相对于理论研究的原创性,智库研究更注重融创性,即理论与实践相融合创新,高质量的智库成果必须建立在扎实的理论研究基础之上,所以理论创新也是智库的重要功能。

      二是人员边界的柔性。智库发展离不开标志性的领军人物和相对稳定的研究队伍,这是智库进行精品生产的最主要力量,也是智库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同时,智库发展需要一定的外援,特别是实际工作部门的研究力量。通过大网络的协同扩展研究视野,整合研究资源,提高研究质量,关键是把握好两者之间的“度”。但在有些地方有操之过急之嫌,忙于扩大智库的边界,搭建庞大的组织架构,导致智库建设流于形式。

      三是资助边界的柔性。与传统的项目资助相比,党委政府对智库的经费支持,往往采用固定的额度予以打包支持。这赋予了智库较大自主性,给智库开展创新型的研究留出较大的弹性空间,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管理和考核的难度。

      四是成果边界的柔性。智库职能和人员的柔性,决定了智库成果的边界也具有较大柔性。一方面,智库产出应当以服务决策的思想产品为主,但同时也有一定数量的理论成果。另一方面,智库成果是否转化、转化的程度和效果也难以非常清晰地界定。

      亟需建立基于柔性边界的智库考核体系

      作为新型智库的资源投入和日常管理部门,党委政府要充分考虑智库边界柔性的特点,建立有利于智库专业化发展、高质量产出和高效能转化的考核体系。

      首先,明确考核人员和活动的边界。在考核的过程中,可以引入骨干专家的概念,主要包括首席专家、承担过智库重要课题的专家、在省级智库类内刊上发表成果的作者,以智库为唯一或第一署名信息发表一定数量核心论文的专家,防止智库通过购买署名权的方式装潢门面、应对考核。凡纳入考核的智库活动,均应以智库为第一主办、举办单位,联合举办的活动在认定时应降低权重。

      其次,明确决策咨询成果的边界。按照智库生产的链条和深度,将智库成果区分为不同的形态,比如承担课题研究任务为初级形态,课题成果获得内刊采用是中级形态,研究成果获得领导批示和政策转化为高级形态,并且根据成果影响的层次区分不同的层级,分别赋予一定的分值。

      再次,明确承担课题和发表成果的边界。将以智库名义承担的国家级、省部级、厅局级有关实际工作部门项目,获得的省部级奖励,发表在核心期刊、党报党刊决策咨询栏目和供决策者参考的内刊论文,根据层级分别赋予一定的分值。与实际工作部门的合作成果,可以赋予更高权重。通过建立体现智库柔性边界的指标体系,既鼓励智库集中精力做强核心团队,又鼓励其积极开展对外合作,特别是与实际工作部门的合作。

      考核过程应做到四个“突出与兼顾”

      面向智库的质量考核,要坚持谁主管谁考核的原则,分层分级分类考核,确定合理频度,突出结果导向、质量取向,坚持以考促建,注重考核结果的应用。在具体过程中,要做到四个突出和兼顾:

      一是突出决策咨询导向、兼顾学术理论研究。智库类研究机构评价的重点内容是智库的决策咨询成果及影响力,要突出决策咨询成果考核、加大批示等成果转化的权重。在条件成熟时,可请决策者和实际工作部门直接对智库和智库成果质量进行考核认定,进一步强化智库供给的针对性,提高供需对接质量。同时,由于智库往往嵌入在学术研究机构中,且学术理论研究影响决策咨询研究的厚度与深度,因此学术理论研究成果也应当纳入智库质量考核的范围。

      二是突出质量第一标准、兼顾数量规模指标。一方面,智库考核要重视各类指标的总量和规模大小,包括研究报告刊发数量、专家队伍层次、研究经费总额、获奖和举办学术活动次数等。另一方面,智库也存在一些潜在的、难以计量的指标。比如,智库成果的质量、研究成果与智库方向的匹配度、决策咨询报告的实用性等,需要请实际工作部门的“内行”评价,特别要对智库资金使用的绩效质量和产出成果进行考核。针对部分智库边界不清、战线太长的现象,建议引入人均产出指标,防止智库在考核中以总量和规模取胜。

      三是突出成果结果导向、兼顾过程形式硬件。考核要特别注重研究成果的政策性转化,同时要兼顾智库基础建设情况,包括是否纳入单位整体工作规划、运行管理制度是否健全、是否拥有必备的工作条件、专门配套经费支持、与研究方向相关的资料库与数据库建设等硬件设施。

      四是突出专业品牌打造、兼顾成果方向多元。在对专业智库考核时要突出优势和特色,要把研究成果与研究方向是否一致作为重要标准,同时要兼顾研究方向的交叉和背景的多样性。对于智库专家产出的与智库研究方向不一致的成果,限量纳入考核范围并适当降低权重,以引导智库在研究方向上不断聚焦。针对不同类型智库,可通过设置个性化指标,进行差别化考核,促进智库发展专业化、特色化、品牌化。 (作者刘西忠系江苏省社科联研究室主任)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