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领导者首先是思想者

    发表时间:2020-08-04 07:46 内容来源:学习时报

      魏明帝太和二年,也就是公元228年,曹魏和东吴在安徽桐城的石亭发生了一场大战。战前,东吴的一线将领朱桓向主帅陆逊建议,在曹军必经的石亭预设伏兵,待其后撤时来个前后夹击,料能必获全胜。没想到陆逊没有采纳,结果曹军虽然大败,但主帅曹休得以全身而退。这是陆逊的眼光不如朱桓吗?当然不是。陆逊认为,如果这次让曹休全军覆没,他们与曹魏之间的局部战争必然升级全面战争,凭东吴时下的实力怎么也扛不住。此时,在川蜀的诸葛亮闻悉后立即组织北伐,虽有人以“劳民伤财”为由反对,但他以“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的紧迫感,毅然披挂出征。而曹魏内部呢,自曹休败阵下来后反而消停了,停战声成为了主流,原委是他们实力最强,耗都能把另外两方耗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三方在战与和的问题上,实力与态度成为反比例关系:实力最强,安静是最优方案;实力越小,越是要主动出击找出路;实力居中的,只能见好就收。

      透过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三国时期在各方发挥核心决策作用的统帅们不仅是军事家,而且是战略思想家,他们能跳出战争来指挥战争,善于从全局上思忖得失、把握关键、驾驭趋势。这也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要成为一名有作为的卓越领导者,必须要有自己的思想;反过来说,卓越的领导者首先应该是一位思想者。

      领导力的本质是影响力,就是影响别人去实现一个特定目标的能力。卓越的领导者之所以能够影响历史的进程,是因为他们背后有着广泛的社会情绪,芸芸众生之所以跟随他们的脚步,是因为深受他们思想的影响。其实,影响别人的方式有很多,可以采用强制手段,或者通过职位所赋予的权力,采用命令的手段让别人去执行,但这些都属于管理技巧的范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领导力。真正影响别人的能力,来自于思想。形式上的领导是短暂的,行为上的领导是小范围的,只有思想上的领导,才是长久的、广泛的、深入的、刻骨铭心的。这就要求领导者必须富有想象力且善于直觉判断,富有创造力也感觉敏锐;既有优秀的创意,也有难以言传的预感;既有敏锐的洞察力,也有突然闪现的灵感。说白了,就是思想力。就像当年毛泽东对中国革命规律、对中国发展前途、对世界发展大势,总是比别人看得更远、想得更深、讲得更透,归根到底就在于他对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个望远镜、显微镜,运用得比别人更加自觉、更加自如。

      回望历史烟波,我们清晰地看到,一流的领导者通常具有洞若观火的理论眼光和博古通今的大智大慧,带领部属朝着共同的目标开拓奋进,使队伍始终保持一股向心力。不可否认,领导者的思想力以及意志力,对建设一个国家会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某些特定时刻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巴尔扎克说过:“一个能思想的人,才算是一个力量无比的人。”同样,一个卓越的领导者就是一个思想者,光有某一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一个有深邃思想、深刻理论的人,才会心灵通透、精微高远、广博深邃;才会有坚定的思想信念,焕发出巨大的精神力量,散发出独特的人格魅力。现在,我们干部队伍中爱思考、勤钻研的同志很多,他们所带的队伍和所从事的工作总是红红火火,但也有少数“思想懒汉”,平时习惯用正确的废话、漂亮的空话、格式化的套话、场面上的应酬话来打发日子,工作上毫无思路和创新之举,值得高度警惕。毛泽东曾经提出,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个“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思想上的成熟。当然,这个任务今天依然很现实地摆在我们党面前。

      强调思想在领导实践中的作用,要把握这样两个问题:一是所谓“思想者”并不是“思想家”。强调和鼓励领导者成为思想者,不能要求所有的领导者都去“啃大本本”,都去研究学术问题,而是对人生、对世界、对事业有自己正确、独到见解并形成一个相对完整概念体系。二是思想者不一定是卓越的领导者,领导者也不一定是思想者。但一个卓越的领导者,必定同时是一个思想者。

      那么,领导干部的思想从哪里来?毫无疑问,从学习中来,从实践中来。要自觉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静下心来学习原著,把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作为看家本领。与此同时,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广泛听取群众意见建议,通过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逐步培养自己透过现象看本质,同中看异、异中看同的思维方式,始终做到站得高、看得远,讲全局、抓本质。可以说,思想是人们实践经验的总结和升华,是思想者长期“吾日三省吾身”的结晶。毋庸讳言,一位领导干部有没有思想,思想水平高低,并不完全是其本人的事情,各级组织要用好选人用人导向这根“指挥棒”,大胆培养使用那些有思想、有个性、有担当的干部,释放“进贤退庸”的正能量,这是造就更多思想型的卓越领导者最有效、最直接的激励。用一贤人则群贤毕至,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讲得就是这个道理。(顾伯冲)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