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容错纠错机制要处理好“四对关系”

    发表时间:2021-06-11 08:07 内容来源:学习时报

      《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颁布以来,各地各部门出台了大量相关文件,产生了一批容错纠错的典型经验,有力推动了各级党政干部尽职免责,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响应和认可。

      总的看来,容错纠错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已经进行了不少有益尝试,取得了明显效果,但是在进一步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难点亟待破解。主要表现在,第一,社会敏感度高,容错程序启动压力大。根据有关文件精神,主观上“为公还是为私”是判定是否应该容错的重要标准。但基层工作往往关涉当地利益关系,在一些政治生态复杂的地区容错工作较难开展。第二,认定责任复杂、困难,容错个案公信力差。容错纠错是制度性、规范性很强的一项工作,需要大量的证据材料、工作痕迹支撑,才能最大限度保证不误判、不纵错。但是一些基层干部在突破某些常规做法时,不注重事前备案、事中留痕,结果调查后发现并没有“留痕”,难以证明当时事前是否请示报告、项目推进是否紧急、做法是否必要等。第三,容错对象思想顾虑多。容错纠错、宽容失败一经提出,大多数人认为这是激励干部想干事、敢干事的好做法,但是也存在这样那样的思想顾虑。比如,“被容之错,仍然是错,不如不犯错”。其实,基层更多“容错”情形的“错”,很多不是违反了党纪国法,而是突破了某些地方自己出台的文件规定,笼统认定为“错误”,会造成干部思想上的困扰。再比如,有的干部抱有“不追责就是容错,没必要专门启动容错程序”的观念,更愿意争取上级主要领导个人的理解,认为进入容错程序还可能会造成社会影响,不愿启动容错纠错程序。

      针对以上问题,容错纠错机制的完善需要注意处理好以下四对关系。

      既要继续探索创新,努力做到“应容皆容”,又要防止容错滥用,做到不容贪、不容罪、不容偏。容错机制鼓励干部面对未知风险时积极作为、敢于尝试。要结合实际,一方面进一步细化“试错”情形和容错免责的对象、范围、条件,切实为改革者划定敢闯敢试的“保护线”。另一方面,对不在预设范围内但明显出于为公之心、探索之路、善意之失、担当之过、实验之勇等具体情形,坚持“一事一议”原则,直接适用“三个区分开来”要求,真正为先行先试的干部“兜住底”。容错绝不是护短,更不是胡乱作为的“挡箭牌”“保护伞”,应该做到不容贪、不容罪、不容偏。容错不容贪,对那些打着改革旗号牟取私利的人从严问责;容错不容罪,对地方改革创新试水中的举措,依照法律法规评判干部错失,不让违法犯罪者混淆视听、漏网脱罪;容错不容偏,对在改革过程中出现目标偏离等问题的,要果断叫停,以避免损失扩大和外溢。

      既要鼓励容错主体结合改革要求大胆容错,又要严肃查处利用容错机制包庇违纪行为的现象。从当前实践来看,省级层面关于容错纠错机制的构建应该更多的起到领导作用,对各个领域、各项工作采取统一容错模式的时机尚未成熟。应该鼓励以地方市县和省直各部门为基本单位,从实际工作出发,把容错嵌入到自身改革要求中去,寻找到适合自身工作、自身领域的具体务实的做法。结合地方改革具体工作要求而产生的容错纠错机制,更能够贴近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的干事创业需要,释放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的改革活力。对利用容错机制包庇违纪干部的行为要给予严肃查处,如果发现被容错的干部对作出容错结论的领导干部有违纪行为,应该列为纪律处分中的“从重或者加重处分的情节”。

      既要强调大胆容错,又要立查立改,及时纠错,推进政府治理体系及其运行机制不断完善。如果“容错”不“纠错”,发现错误不及时解决,等于在鼓励干部“瞎折腾”。因此,在完善容错机制的同时,还应建立与之配套的纠错机制,促使干部在出现失误后,及时“止损”,汲取教训。应该坚持有错必纠、有过必改,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早发现早纠正,对失误错误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帮助干部汲取教训、改进提高。作出容错免责决定时,应提出纠错要求,责令限期整改。对整改不力或拒不整改的,按有关规定予以问责。

      既要注重组织为干部担当,又要得到社会舆论和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引导社会舆论宽容基层党员干部失误,参与容错免责程序,形成了全社会鼓励干部担当、支持容错免责的良好氛围。遴选一批基层党员干部担当有为案例,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刊物、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加强广泛宣传,增进了群众对干部的理解。在裁定委员会、澄清消融会、公开答复会等程序中,邀请专家、媒体、群众代表参加,吸引广泛参与,赢得了社会支持。(马晓黎)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