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服务贸易发展机遇

    发表时间:2021-09-17 08:19 内容来源: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我们要顺应服务贸易发展大势,同各方一道,共享服务贸易发展机遇,共促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坚持用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金钥匙”,破解当前世界经济、国际贸易和投资面临的问题,共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视频致辞,指出:“我们愿同各方一道,坚持开放合作、互利共赢,共享服务贸易发展机遇,共促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主席重要讲话精神,顺应服务贸易发展大势,同各方一道,共享服务贸易发展机遇,共促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坚持用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金钥匙”,破解当前世界经济、国际贸易和投资面临的问题,共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提高开放水平,共同促进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

      习近平主席指出:“我们将提高开放水平,在全国推进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探索建设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示范区”。进一步提升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符合世界开放发展的历史大势,也为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提供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

      当前,服务贸易已成为全球贸易增长的重要动力。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推进,服务贸易日益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各国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世界服务贸易年均增速开始超过货物贸易年均增速,成为全球贸易增长的新引擎。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1980—2020年,全球服务贸易年均增速达到6.48%,超过货物贸易年均增速约1个百分点,超过全球经济年均增速1.2个百分点。近年来,中国服务业开放加速推进,服务贸易占外贸比重从2005年的10.19%提升到2020年的12.36%,年均增速达到9.8%,超过货物贸易年均增速1.59个百分点,成为推动中国与世界各国深化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

      然而,相较于规模巨大的服务业,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偏低。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16年全球服务业增加值占全球GDP的比重为66.07%,同期全球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的比重仅为23.39%,这表明服务业国际分工及参与经济全球化的水平仍有很大上升空间。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史,世界经济开放则兴、封闭则衰。服务业因其独特的轻资产、软要素等特点,更加需要开放、透明、包容、非歧视的行业发展生态,更加需要各国努力减少制约要素流动的“边境上”和“边境后”壁垒,推动跨境互联互通。应当推动服务贸易规则向普惠包容、平衡有效的方向发展,在全力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前提下,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的服务业开放谈判,在谈判中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利益,推动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同时,在《服务贸易总协定》允许的范围内建立更多的区域服务贸易和双边服务贸易关系,推动优势、特色领域服务标准国际化,推动主要贸易国之间标准互认,推动多边、区域等层面服务规则协调。

      中国将坚定不移扩大开放,同各方一道营造开放包容的合作环境。持续降低服务领域市场准入门槛,充分发挥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自由贸易港和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先行先试作用,有序推进电信、互联网、教育、文化、医疗等领域相关业务开放。探索建设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示范区,打造服务贸易体制机制创新高地。探索完善跨境支付、境外消费、自然人移动等服务贸易准入制度,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在重点地区和重点领域率先规范影响服务贸易自由便利的国内规制,加快提升跨境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加强服务领域规则建设,支持北京等地开展国际高水平自由贸易协定规则对接先行先试,打造数字贸易示范区。

      支持创新赋能,共同促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

      习近平主席指出:“我们将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论述,揭示出创新对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作用。

      近年来,世界服务贸易日趋知识化、技术化和资本化,资本密集型和知识技术密集型服务行业逐步成为主要的服务参与部门。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在全球服务贸易中,旅游、交通运输等传统部门的占比呈下降趋势,二者合计占比从2005年的49.36%下降到2020年的30.3%。与此同时,与创新相关的技术与信息服务、知识产权服务、研发设计占比日益提升,三者合计占比从2005年的11.35%提高到2020年的18.03%。同样,中国服务贸易结构也日益优化,2005—2020年,中国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用进出口额占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分别提升了29.98、13.2个百分点,成为服务贸易增长的主要动力。

      服务贸易发展亟待创新进一步赋能。当前,人类社会步入数字经济时代,服务贸易亟待数字技术赋能。如果说信息技术推动服务贸易从“不具贸易性”向“具有可贸易性”转变,那么,数字技术则推动服务贸易从“具有可贸易性”向“具有高度贸易性”发展。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许多行业加大了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线上线下融合更加紧密。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B2C跨境电商贸易总额不降反升,并将从2019年的7800亿美元上升到2026年的4.8万亿美元,复合增长率高达27%。而随着全球物流、支付、贸易便利化条件的改善,全球数字化进程的加速,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将获得更大发展。

      推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需要支持传统服务行业转型升级,鼓励运用各种新技术改造提升传统服务行业,加快贸易全链条数字化创新,大力培育服务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加快服务外包转型升级。同时,积极推进新兴服务贸易发展,加大对数字贸易、知识产权服务、研发设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的支持力度,通过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解决方案提升服务贸易水平。

      扩大合作空间,共同促进服务贸易成果互惠共享

      习近平主席指出:“服务贸易是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国际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作用”“我们将扩大合作空间,加大对共建‘一带一路’国家服务业发展的支持,同世界共享中国技术发展成果”。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论述,充分展现了中国推动服务贸易发展、使各国人民共同享有服务贸易增长成果的胸怀和担当,充分彰显了中国始终支持经济全球化,致力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更加美好世界的决心和信心。

      服务贸易能够形成对新发展格局的有效支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将持续上升,同世界经济的联系会更加紧密,为其他国家提供的市场机会将更加广阔,成为吸引国际商品和要素资源的巨大引力场。服务贸易能够提供更加高端的服务供给,不仅能够解决服务短板,而且能通过知识、技术和管理能力的跨境转移提升产业竞争力,进而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为国内大循环提供支撑。同时,服务的全球化能够推动服务环节渗透到价值链国际分工的各个环节,从研发、设计、制造、销售到售后管理,助推提升制造业服务化水平,推动我国产业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提升国际大循环水平。此外,随着服务业国际分工的加强,可以带动境内外人员、信息和技术更加密切的交流合作,在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上释放国内外市场要素联通和生产协作的潜力和空间,有助于国内大循环与国际大循环之间形成更加良性的互动。

      中国始终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愿意在自身发展的同时为世界创造更好的发展机遇,愿意而且能够与世界分享服务贸易成果。2012—2019年,中国对全球服务进口增长贡献率达15.7%,拉动全球服务进口增长5.5个百分点。根据《中国服务贸易发展报告2020》,2020年,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下,中国服务进出口同比下降15.7%,降幅低于全球3.5个百分点。在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服务业利用外资同比增长13.9%,为国际服务贸易和投资提供了相对稳定的市场和营商环境。未来,中国内需市场扩大和产业结构调整,将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方面对服务供给提出更高要求,有助于推动全球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过程中与世界分享服务贸易成果,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主动扩大服务进口。通过博鳌亚洲论坛、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等各类贸易平台扩大服务贸易规模,主动扩大优质服务的进口,扩大对“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特色服务贸易的进口,为其他国家提供更广阔的市场。同时,要着眼于推动形成国际大循环,扩大服务出口和推动服务企业“走出去”。顺应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需求,提升旅游、运输、建筑等传统服务出口规模,推动金融、法律、会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提供更多机会。推动发展中国家服务贸易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共同提升服务贸易竞争力,共同促进全球服务贸易繁荣发展。

      (作者顾学明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编辑:贺心群